当前位置:首页 > 信息安全 >

恐怖主义者利用信息技术,如何应对?

  • 来源:新京报
  • 浏览次数:
  • 日期:2019-03-26
       3月15日,新西兰克赖斯特彻奇发生枪击案,一名澳大利亚男子在清真寺直播射杀平民,造成50人死亡。新西兰总理称此次枪击案为“恐怖袭击”。在枪击案之后,引起了全球媒体对信息技术在恐怖主义当中扮演角色的讨论,以及对白人至上主义者的反思。
  枪击案嫌疑人在案发前就在网上发帖,称自己将要作案。他发布了大量有关枪械的照片,以及一个“行动宣言”的链接。在这个“行动宣言”里,他清晰地描述了他的动机——为了“制造恐怖气氛”以及煽动对穆斯林的暴力行为。这一宣言还提到了一些其他的右翼极端分子,例如清真寺袭击者芬斯伯里·帕克、达伦·奥斯本和挪威大屠杀凶手安德斯·布雷维克。
 
  在枪击发生时,嫌疑人在社交媒体上直播了他的袭击,该视频得到迅速传播。对此,据路透社报道,新西兰总理杰辛达·阿德恩在17日表示,脸书以及其他社交媒体公司需要回答,枪手为什么能直播杀戮的过程。这个杀戮视频在第一天的点击量高达一百五十万。“我们尽可能地删除相关视频……但最终还是要这些平台的配合才能做到这一点。”当被问及应如何管控直播问题时,杰辛达·阿德恩说:“我将直接与脸书讨论这一问题。”新西兰警方敦促民众不要分享与枪击案相关的“令人极度不适的视频”,但部分媒体已经发布了视频。
  据CNN报道,在枪击事件发生后的几个小时,脸书、YouTube和推特都发表声明称,他们正采取措施尽快删除相关视频。但是他们的应对动作被许多人批评过于缓慢。澳大利亚总理斯考特·莫里森称,尽管社交媒体公司在枪击事件发生后进行“合作”,但在技术层面,这些公司实际协助能力非常有限。
  据《卫报》一篇“技术是恐怖主义最有效的帮凶”的文章称,在上世纪七十年代,恐怖主义专家布莱恩·迈克尔·詹金斯就有一个着名的说法,“恐怖主义就是戏剧”。这句话捕捉到恐怖主义表演的本质,它就像一个无穷无尽的电视连续剧,每个人都希望它结束,但是每个人都在观看。
  大部分人会认为,技术进步让恐怖分子有了更多武器来发动袭击,但其实信息革命对恐怖主义的影响更加重要。现在,恐怖主义已经变成了“行为的宣传”。早在19世纪,那时的恐怖分子就认为,仅靠暴力是不够的,暴力必须达到恐吓的目的,才能激发大家非理性的恐惧,这样才能达到动员的效果。这次新西兰枪击案的嫌疑人直播袭击也是如此。媒体技术的每一次变化,都让恐怖分子更容易地实现这个目标。
       随着新世纪以来数字媒介的发展,恐怖分子也开始利用起新媒体。许多恐怖分子可以创建自己的网络频道和社交媒体账号,他们不需要通过主流媒体便可以与潜在的受众取得联系。这次的暴行最引人注目的地方,是直播成了它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嫌疑人甚至在直播里对观众说,“让我们开始这个派对。”他攻击的目的不仅仅是杀害,更是制作杀害的视频。在他的“行动宣言”里,他没有寻求自杀死亡,而是接受了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。但是,他仍被他的支持者们视为该事业的殉道者。而殉道一词来源于希腊语,原意指的是“证人”。殉道需要目击者或证人来证明他们的行为。对于一些恐怖分子来说,证人就是上帝。而在这个时代,社交媒体上的每个观众都是他们的证人。